趙禔

隨意的短打

(獵奇場景有,慎入)

如果這時候剖開他們的身體不意外的話應該是充滿根本不該出現在這裡的美麗花朵吧。
這麼一來棺木裡擺的花也不需要另外準備了吧。
腦袋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湧現出這種無關緊要的想法。 對於倒在地上的夥伴們的屍體,他僅是冷淡的瞥了一眼。
並非他太過冷酷,而是剛殺了他所有同伴的男人正緩緩走了過來。
意外的是大概是發生的太突然,他連恐懼的情緒也感受不太到。
不,應該說是他真的怕的要死,連手都有些發顫。但他淺意識明白,這時候如果害怕就真的死定了,所以才將驚恐的反應壓到最低吧。
就算他的能力基本上是完剋那個人也一樣。

「還剩一個啊…...」亮介看著唯一一個活口。
能夠在他發動能力後還活著,可見是能力上那個人比較有優勢吧。
嘛...反正也習慣了,畢竟他的能力本來就說弱是不弱,說強的話弱點也不少就是了。
「你就是那個,花開的小湊是吧?」沒等到他靠近,對方就先開口了。
「你剛才就是讓花在他們體內綻放來殺了他們是吧?畢竟再怎麼樣心臟上突然長了朵花也不可能活著。」
表面上裝作游刃有餘的樣子,但拿著武器的手抖個不停可不行啊。
「但很可惜,我的能力是可以將身體碰觸到的活著的植物全部燃燒殆盡。」
僅限植物嗎…果然是屬性相剋的原因。
「雖然是使用起來不上不下的能力,但拿來對付你們正好吧。」
「花開一族,終於讓我遇見了。」
「傳說中能與花朵對話,並讓百花在任何地方盛開的花開一族,隨便一個血緣者在黑市都能撈到一筆天文數字啊!」
真是可憐啊…害怕到歇斯底里了。
既然如此就快點結束吧。
「花......不,應該說是植物吧,可說是最具包容性的物種呢。」
「!?」
「玫瑰象徵愛情,百合象徵純潔...這些根本就是人類擅自強加在他們身上的印象。」
「被霸道的定義,解釋,而他們卻還是默默接受了這種印象,並化為自己的一部分。」
「人類並不是唯一有情感,有語言的物種喔。」
「能夠與花朵對談,請求他們幫助的我們,自然也能夠借用人類強加給他們的力量。」
「你知道本命花嗎?每個花開家的人都會有和自己靈魂最契合的花,也只有本命花才能完全引導出我們的力量。順道一提,我的本命花是櫻花喔。」
注意到對手的目光驚恐的轉向他身後,那些剛斷氣沒多久的屍體上,亮介滿意的笑了。
屍體上不知不覺長出枝條,接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成樹,同時屍體也以根本不可能的速度腐敗,化為骸骨,被粗大的樹根緊緊抓住,扭曲碎裂。
「沒錯,正是那些一點一滴抽芽茁壯的枝椏,看樣子會開出非常漂亮的顏色呢。」
地獄,這根本就是地獄。
可憐的小羊發出崩潰的嘶吼,朝他身旁的其中一棵櫻樹撞過去。
既然這樣我就全部燒光看你還能搞什麼鬼!
「別急別急,就快結束了。」
輕柔的聲音傳來,他突然被絆了下。
那是,宛如憐憫著愚蠢人類的神明之聲。
「你知道嗎,櫻花之所以能夠開得那麼漂亮,是因為櫻花樹下埋藏著屍體喔。」
一隻骨手從地板裡伸出來,接著是第二,第三隻。 「櫻花原本只有白色的,吸盡了在她們腳下無數死者的鮮血後才能開的那麼鮮豔。」
無數骸骨就這樣破土而出。
他的燃燒能力僅限於活著的植物。
跌坐在地上,掙扎著後退。
眼前這個站在櫻樹林中心,被骸骨圍繞著的死神對他笑著。
像是看著即將被壓死的蟲子。
像是佛祖凝視著再次墮入地獄的凡人。
這傢伙,還是人類嗎?
「怪...怪物!你這個怪物!!!」
「你在說什麼啊…」像是聽見了什麼好笑的笑話,嘲諷的語氣。
「你也好我也好,在這個世界,又有誰不是怪物呢?」 在這種,使用能力殺人是這麼理所當然的世界裡...
「那麼......祝好夢。」
「亮桑!沒事吧!」
「遲到了喔~」 遲來的獵豹在他面前停下,轉眼間化成熟悉的後輩。
「沒有留活口嗎?」倉持看著滿地狼藉,疑惑的問。
對於他們而言沒有吐不出東西的俘虜,因為青道內有人有這樣的「能力」。
「那種還在用舊型能力輔助演算的雜兵就算帶回去御幸他們也問不出什麼吧。」
不過是來試探的斥候而已。
亮介隨意的踢了下敵人留下的,十幾年前的老科技。 「但就算是這樣也別單獨行動啊!這次的能力者明顯是……」
「針對『花開』來的,畢竟滅門後這家族差不多只剩下我跟春市了嘛。」 自嘲的說著,踏出的腳步卻突然踉蹌一下。
「亮桑!」從剛才就在注意前輩情況的倉持急忙上前攙扶。
「沒事,消耗有點大罷了。」這本來就不是能隨便用的招式。
亮介看著眼前遍地的骸骨,被骸骨扯碎的屍骸。
這是他一手造成的地獄。
「……還真是噁心啊。」
「所以就說了直接請求支援就好!亮桑你不也很討厭使用能力的嗎!」
「不對喔。」
「不管是花還是能力,只是看使用者要怎麼去用而已喔。」
這明明...原本應該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能力才對。

鑽a性轉[3] 降谷曉 172公分,頭髮長度僅次御幸,習慣綁成雙馬尾,青道的高嶺之花。 曾經試圖剪短(工具:不知道哪裡來的剃刀),即時被其他人阻止,之後都是由青道的眾人幫忙打理。 喜歡穿動物造型的帽-T 。

澤村榮純 166公分,自稱詞用"俺",很受女生們歡迎,也很容易跟男生們打成一片(男生們基本上不太會去意識到她是女生)髮長及肩,就算有綁也容易亂翹。

合稱為"雙馬尾雙投",兩個人的身材都好到讓人忌妒,不過他們倆完全沒有自己是女孩子的自覺,也極度缺乏(對變態的)危機意識,常幹出讓人捏把冷汗的事情(像是忘了帶換洗衣物,只圍條浴巾就走出去澡堂之類的。)是經理們的重點關注對象。

補充:關於青道高中壘球部的經理們

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護衛壘球部部員們免於被騷擾(在御幸入部後更是不論男女,只要有圖謀不軌者一律驅逐)每年都會有許多的男生想成為壘球部的經理,因此經理們都必須經過嚴格篩選,嚴禁與部員們發展友誼以上的關係。被視為壘球部的騎士們。

鑽a性轉[2]御幸一也&成宮鳴

鳴:和一也一起逛街果然比較不會被搭訕呢。
御:拜託饒了我吧。

之後:意外被雜誌拍到,被選為"最佳街頭情    侶",對此御幸什麼也不想說。
澤:御幸一也你這個叛徒!

鑽A性轉[1]  御幸一也

全篇最帥氣的選手(註:性別女)
有一張連男人都自嘆不如的池面臉(註:性別女)
擁有諸多女性粉絲(註:性別女)
留著一頭長髮,長度是青道最長的。
平常綁成辮子,比賽時會盤起來塞在帽子裡。
很少放下來。
成孔戰本壘衝撞時有散開來。
之後男性粉絲有默默增加一些。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明明嫌麻煩,還要留這麼長的頭髮。
(大概是不想被當成男人吧,不過沒什麼用。By倉持)
身材也是常被誤會性別的原因之一。
跟隊友們出門時常被當成左擁右抱的人生勝利組。
在想壞主意時辮子會像(惡魔)尾巴似的左右晃動。

不知道怎麼改tag所以重放一次,總之是看了旅柩大大的文之後產生的腦洞。
以上,請多指教。

@(о`︿´о)

看完旅柩大大的雙白後私自腦補,順便加入了黑敦白芥,以上只是設定,之後再放文上來,請多指教 @(о`︿´о)